青衣

2009-03-14 20:28 | 作者:小白 | 5分排列3吧首发

纷飞如诗般朦胧了江南的小镇,檐下水滴连成珠,点滴到天明。经年累月,穿透顽石,此志不渝到刻骨铭心,犹如岁月似水长流侵袭寂寞身般的坚定不移,冷冷清清一如既往。阁楼风冷,油灯昏黄拉长了身影,那砚台沉香墨迹不知何时已经干了,笔架上忘记清洗的狼毫已经干硬了,镇台石压着的宣纸,那上面的临帖却只写到一半。冷月无声凝霜,突然觉得倦意渐浓,浑浑然欲睡去……

起身点燃了香炉里面的檀香,一股透彻心扉的馨香驱赶了睡意,此时方觉空气里的睡意渐渐淡去。身旁炉里的火已经熄了,剩下零星的星火忽闪忽闪的,炉上的水壶里面的水已所剩无几。精致的紫砂壶里面的西湖龙景尚有余温,倒了一杯,浅尝几口,却发现余温比想象中消散的快。有一些意兴阑珊地丢开了手中泛黄的日记,因为它已经停留在那段消散的回忆前,抱着它也找寻不回那一些过去了。

也许是细雨惹了回忆,而回忆却又湿了日记,而日记却已经蒙上了尘……

帘外细雨忽变急雨,急打芭蕉,犹如琵琶正在弹奏着一曲《将军令》。急雨敲瓦,打碎了的宁静,檐下水珠已成线,击石四溅,乱了思绪;小窗遭雨打,风催雨急敲门扉,惊了心绪。油灯闪了下就熄灭了,突然就被夜淹没了。裹紧了外衣,防备着寒冷,却被寂寞悄然侵袭了寂寞身。躲在被窝里,却发现残存的睡意早已经被急雨打得支离破碎,再被雨一冲刷已经了无痕迹……

一夜听雨,一夜无绪,却不知何时天竟已明?

干涸的池塘一夜之间注满了水,不知道何时,几只尖荷已经冒出了水面,早燕却已经馅新泥筑巢。打开小窗,清新的空气带着股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有些冷清,有些潮湿,却不容拒绝的扑进了阁楼,冲淡了颓废的味道,冲散了回忆造成的伤感。水雾朦胧了远山,小溪恢复了往日的喧闹,潺潺流水绕过了那弯弯小,远处传来雄鸡的啼晓,努力的叫醒眠不觉晓的人。

穿上了那青衣长衫,带上了油纸伞走出了阁楼,微晴的天还带着阴沉,却再也阻挡不了诀别的心。转身刹那,天竟以毛毛细雨相送,小小的油纸伞挡不住多情的细雨,摇摆的衣袂已先被细雨纠缠上了,不一会儿已是泪痕点点……

走过了小桥,踏上了青石古道,微风中柳絮随风而去,在风中尽情起舞,却怎么也追不上风的脚步,跌落满地雨水中。即使追寻的是一个,那随风而去的心还是坚定不移,它的刹那美丽却已经定格在了风不停的脚步中。轻轻的抬脚避过,不忍践踏这多情种,即使布鞋湿了,即使衣袂湿了,也不忍心再去伤害那份执着的心。

踏上阮籍的马车,天已放晴,两匹高头大马拉着马车呼啸而去,身后阁楼已渐远。马车里充满了酒味,阮籍依旧在豪饮。他总说情愿醉着不愿醒,但是偏偏每次醉后还会醒,醒后哭着叫着又喝更多的酒然后醉得更长些。喝多了有时候就撕心裂肺的唱歌,只是没有人听得懂他唱的是什么?也许除了嵇康他们几人。当阮籍喝醉高歌时嵇康有时候也会拿出他的琴帮他合上一曲,却从来不去规劝阮籍戒酒。看到阮籍醉倒了,他们几个谁见了都会把他扶到床上,然后做自己的事情去。

拒绝不了阮籍热情的邀请,还是陪他饮了几杯那种他称之为竹叶青的酒,此酒有一些淡淡的清香却又清如水,入口却不上喉,说明酒度不是很高。看着阮籍整天与它形影不离,不知道喝多少才会醉?也许,阮籍只是在品味由清醒入醉的过程?亦或是他从来就不曾醉过,只是他不愿意清醒而已!

低沉的云也已渐渐的散去,天终于露了片晴朗的光。奔驰的骏马速度不减的向前驰骋而去,路过一个市集的时候阮籍叫赶车人下车采办去了,而他已经喝得眼微红,不知道为何竟跑到了车头拿起皮鞭,手中皮鞭一扬竟不等车夫而自去。两匹高头大马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狂奔着,路上惊了路人,惹来身后一阵责骂。致身后惊恐的路人而不顾阮籍竟已放浪形骸般的狂笑起来,手中的皮鞭扬得更急了,端坐车中不竟有些身不由己无奈。不知道怎么竟也端起了阮籍闲置的酒壶来,慢慢的品着这如水般清澈的酒,一口入喉突然就有一种麻麻的感觉爬上喉,然后开始侵袭进脑海。想再去感觉时,却再也感觉不到了,也许这就是阮籍一直找寻的感觉。

车外面不知道怎么竟传来低泣声,渐渐的竟有放大的趋势,放下酒杯才注意到车不知道何时竟已经停了?走出马车才发现是阮籍在抱头痛哭,而马车前面不知道怎么竟横着一道悬崖。此时竟然已经无路!看着刚才还放浪形骸的放马狂奔的阮籍,此刻耳边传来却传来他呢喃而无助的哭泣,无路了?竟然已无路!阮籍绝望的哭腔深深的刺激着我原本脆弱的心灵防线,看着马车前面的悬崖,一种感同身受的绝望感情瞬间侵袭了身心。

默默的陪阮籍喝完了马车上的酒,直到夕阳把我们的身影都拉长了。不知道是谁先醉倒了,半夜醒来的时候,阮籍已经瞪着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上的繁星。突然地阮籍就感叹起来,怎么每次都那么快清醒呢?找到酒壶却发现早已经滴酒无剩,对月长叹,原来一刻的清醒对他而言竟是如此的难熬。晚风微凉,明月高悬,夜寂静得可以听到心的跳动。

青衣,如果要你选择一颗星星,你会选择那一颗?

那一夜,他说了很多很多,那一夜我才发现他原来是那么的清醒、清澈透明……(未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