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与老榆树

2012-11-07 20:50 | 作者:无风无浪 | 5分排列3吧首发

在我们村东头有一口老井,距老井不到五步远长着一棵合抱粗的老榆树,老榆树曾是季我们玩耍的天堂,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十分有趣。

在井西不远处,住着一对老夫妻,老爷爷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每当老爷爷在树下乘凉时,我们总缠着他求他给我们讲故事,老人的故事多极了,常常讲的我们忘了吃饭,不知道天黑。关于古井与老树的故事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据老爷爷讲:这口老井可是一口宝井。别看井浅,伸手就能用瓢舀到水,但老井数百年水位一直那样,多旱的年头不降,多涝的年头也不升;二是水质好,不论你什么时候喝,都很甜。现在想来,真是那么回事,市场上的矿泉水人人没有那滋味。全村不论谁家逢年过节做豆腐,都要到老井挑水,用老井水做豆腐,做出的豆腐一是多,二豆腐色泽好,仔细看起来还有一种颤颤微微的感觉,吃到嘴里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沁人肺腑。

老井旁的老榆树更有说不完的故事。一是谁也不知道老榆树的年龄,有人说她有100岁,有人说她有200岁,有人说她更多;二是老榆树的子孙多,谁也查不过来,村子周围及村东小山的几条沟里所生长着的密密麻麻的榆树都是她的后代。二是老榆树及子孙们为家乡的父老出过力。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老榆树及子孙们的叶、果实(人们通常称榆钱)、树皮可为乡亲们立了大功。由于粮食紧张,能吃上一顿用榆树叶、榆钱为主料做的汤对大多数老百姓来讲可以称为美味佳肴。特别是加点用榆树皮压成面做成的汤滑溜得很,还别有一番风味,常把人们的肚皮撑得鼓鼓的。由于许多村没有榆树或有也太少,早已被饥饿的人们吃得精光,吃一顿榆树叶、榆钱、榆树皮面做的汤有如过年的感觉。但我们村的众乡亲借助老榆树的福,树多,还真保证了全村人的需要。老榆树养育了我们村里的一代人。老榆树皮在当年还是许多美的姑娘及部分少妇不可少的化妆品。把老榆树的嫩皮用水浸泡,将浸泡液涂于发间,可使头发定型发亮,是当时很时髦的发胶。很受爱美人的喜欢。老榆树及子孙们当时在人们生活中还有另一个重要用途是做人们住房的梁柁、檁子、椽子、柱子;还有的用来做门做窗。榆树还有一大特点是木质坚硬,农民朋友常用其做犁辕子、犁底、犁箭、犁脱脱等易损农具部件,用榆木做的易损部件往往是宁要玉碎,不求瓦全,一副梨杖用碎了,而用榆木做的部件往往是完好无损。更让人们离不开的是不论谁家男娶女嫁做家具用的木料,特别是面都是榆木的,因为榆木做面不但经久耐用,更是因为榆木做面因纹理清晰,做成后不用上色就已十分好看,再说在那个时代买染料也是一个困难的事,很多人把榆树面家具称为自然色。

而今,人们已经喝瓶装水,住钢筋混凝土捣制楼房,而我的家乡父老仍然对榆木骨架的滚水房仍情有独钟。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喝古井水,乘老榆树树荫凉的山里人生活别有一番风味。

评论